梁山的高度

许大立

重庆的众多区县我已悉数走遍,没留下一处空白。去得少的是东部几个县,三两次吧。

梁山去过四次。这个梁山就是梁平,其实它从西周以来一直叫梁山,也没人在意它和谁谁重名。直至上世纪50年代初审核区划规制,才发现山东有个水泊梁山,那可是四大名著《水浒传》108条英雄好汉聚义起事的原发地,于是就把那么好的名字让给了他们。

身处重庆主城以东近200公里的梁平,平均海拔400多米,居然是朝天门码头标准海拔的两倍以上,咋一想怎么都不是个道理!再细思也对,梁平不在长江之滨,而是主城东方隆起的一大块台地,恰恰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了梁平人这么一块丰腴肥沃之地。

梁平的高度当然不仅仅于海拔,不仅仅于水土丰茂物产丰饶,老百姓无忧无虑在这里休养生息、自由繁衍,梁平的高度还在于它悠久的文化、垒积的文明。众多的历史文化遗产引领着梁山的文明,竹帘画、木版年画、梁山灯戏等国家级非遗闻名于世……破山祖师创立的佛教禅寺“西南第一丛林”双桂堂,代表着中国佛教文化的一个高度,也成了如今每一位到访梁平的朋友必去的打卡点。

哪怕你去过许多次,仍然会对这座300多年前的丛林充满敬意与虔诚,仍然会对那两株破山老祖手植的金桂银桂生死轶闻充满好奇与不解。

活着的金桂每年金秋都会代死去的银桂开出半树银花,从科学的角度看怎么讲都百思难冥。谁说草木不谙人思不通人性?金桂的半树银花,兴许正是它对银桂不了的情怀。

这可不是文人笔下演绎江湖传说,而是千百人亲历目睹的事实。怪就怪在多少植物学家研究土壤分析元素就是栽不活补栽的银桂,后来居然被唤回。

经历了生命轮回的苍老的金桂和青春的银桂,如今携手站立在那里,就像一对忘年伴侣,聆听着自己的故事,无意奉和,不动声色。

在穿越感十足、令人眼花缭乱的梁平博物馆里,众多国宝非遗惊煞一众看客,我却在啧啧赞叹声中发现了一些并不太引人注意的照片。

就在梁山这块1892平方千米土地上,居然有着200多个碉楼古寨。诸如大名鼎鼎的七斗寨、金城寨、萝斗寨、猫儿寨、牛头寨、滑石寨……这些寨子散布在山峦田畴之中,形形色色,风格迥异。

史载清中叶(1796年至1802年),梁平是白莲教起义军活动的根据地之一,数万义军曾数度攻占梁平大部。当时,知县方积招丁建团,置造军械,修寨筑堡,坚壁清野,共在县内修建了217座寨堡,强令全县2万户人口迁居山寨。各寨烽火传号,鼓角相鸣,互为犄角,给起义军以重创。

我估摸即便没有白莲教起义,在农耕文明时代,太过富饶的梁山自然会引得草莽英雄们觊觎,乡民们也会筑寨以防,族聚而踞,这样的古堡碉楼和福建好多县至今保存完好的的众多家族性圆型土楼有几分相似。

比如前叙迄今已有1800年历史的荫平镇七斗寨,既是聚居点,又具防匪防盗功能。我寻思着,这是多么好的题材啊,可以遍访,可以摄录,有多少故事可以搜寻,有多少人物可以追忆,200多个宝贝啊,可以弄一本厚重的大书,这是乡愁,也是历史。江津一个会龙庄就已惊艳了世界,你们有200多个,即便鱼龙混杂,也是一个无穷无尽挖掘不完的宝窟。

时下说到梁平提得最多的是它的物产和美食,它的竹子稻子鸭子柚子……许多人却不知,昔日梁山在中国现代历史上也曾有过血色浪漫,有过壮怀激烈。

你们知晓当年多由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组成的中国飞行大队吗?了解林徽因和她全部血染长空的九个“飞行员弟弟”吗?看过轰炸敌酋东京的大片吗?对国产影片《无问西东》里的青年飞行员还有印象吗?

中国第一批青春勃发的飞行员,就曾在梁山机场伸出战斗的翅膀,以热血与意志毅然起飞迎敌。日寇轰炸机集群肆无忌惮地袭击几无还手之力的战时首都重庆,陈纳德飞行队和我们中国的飞行员就是在梁山机场率先驾机升空阻敌,可以说这里是重庆的第一道空中屏障。敌我力量实在悬殊故而牺牲巨大,我数百天之骄子几尽血洒蓝天,血洒巴蜀大地。

在梁平博物馆追寻历史,图片上的英雄栩栩如生。梁山机场乃二战时期东方战场的著名机场,也是中美苏联合空军部队和陈纳德飞虎队主战基地,他们不仅拱卫着反法西斯东方大本营重庆,更以驾机远程轰炸日本东京轰动世界。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中美苏三国联合空军部队战机集中入驻梁山机场,与频频来犯的敌机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殊死搏斗,立下赫赫战功。1943年6月,周志开只身驾驶一架美制P40战斗机孤身迎击,以一敌八,最终击落日机三架,成为反法西斯阵营独一无二的中国空军英雄。

1944年初夏,反法西斯战争欧洲战场捷报频传,已经迎来胜利曙光。为能让美军的新型B-29远程轰炸机起降,中方紧急征召4万余民工对机场进行扩建,梁山机场遂成为当时在亚洲范围内最适合新型B-29起落的机场之一。解放后,梁平军用机场赓即成为我空军飞行员培训基地,培养出了我国首批全天候歼击机飞行员,诞生了我国首飞太空的宇航员杨利伟。

往事如歌。30年前我曾来梁平采风,开阔的梁平机场还在城外一隅,平和而静谧,早已没有昔日马达的喧嚣和一飞冲天的神奇。13年前我来梁平抗震救灾,机场宽阔的跑道成为同行作家们的临时宿营地。我们和几万老百姓露宿在初夏的星空里,倾听着大地的脉动,牵挂着汶川北川的同胞,牵挂着梁平文化镇小学垮塌的学校。惴惴不安中有长者讲述当年修建机场的辛苦与不易,一幅幅历史的画卷在眼前匆匆闪过,也成了我对梁平机场永恒的记忆,至今不逝。今时机场周遭依然阡陌纵横,但是城市的扩张显而易见,已经被动纳入了新城的范畴,是否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无论如何,我想,历史已经记住了你,梁山机场!记住了你过往的一切,英雄们洒下的滴滴鲜血已化为灿烂星河漫天彩霞……

我是第二次到竹山镇猎神村了。

上一次是两年多前的金秋时节,谷穗低垂,漫山碧透。一群来自重庆主城的顶级舞者,把无垠的稻田当作舞台,飞翔跳跃,托举腾挪,尽兴而舞。纯美的青春芭蕾和丰腴的田野融为一体,浑为一色,霎时亮澈了山峦竹海,引发游人山呼海啸的喝彩。

另一边,几个超模裙裾飘逸,快步行走在逼仄的田坎上,水如镜,影若仙,那般娇艳撩人那般灵精怪异,和山野田畴反差巨大,看傻了我等一众城市来客。心想,这个山野小村是要干啥呢?别出心裁弄这么一招。

设计者说,这是丰收节的仪式,是把城市艺术和乡村文化勾连起来,嫁接起来,制造出变异和交流,也是一种另类的尝试。哈哈,有道理,就像生物学大家孟德尔、摩尔根的遗传学说,远缘杂交,方得良种。果然,丰收节的盛典引发轰动,新老媒体纷纷抢先报道,猎神村从此声名大噪,投资者络绎不绝慕名前来,让百里竹海里的小山村成为了文旅新宠区市楷模。

这一次再去猎神村,果然有了基因突变。有了新修的街肆,有了时尚的妆容,文化味道浓郁了,咖啡馆奶茶店大小旅舍居然有了几分丽江大理的韵格,色彩,挂饰,短句,谚语……烂漫缤纷。因为是冬天,冷雨霏霏,游客寥寥,我们就成了村民眼中的大熊猫。

三年不聚,一见尤亲。巧遇一位老村民旧相识,聊起来,不拘谨了,很放松,看来见过了世面。天冷,接过他手上的火篼,摆龙门阵。

老先生和我同年,读过书,有见地,不岔生。他说你们走后变化大,村里人不挖矿了,做起了旅游生意,没有贫困户了。山上的石膏矿关门了,伤疤一样的矿坑请高人整治了,填了改了重做了,恢复了山林绿地,矿山变成了矿咖公园和时尚民宿,成了另类聚宝盆。

这是村民的实在话。

一斑窥豹。我们一行后来徒步去了矿山,哪里还有满目疮痍?只有满目苍翠。现代风格的“矿咖”设计,旅社茶室会议厅以及泳池居舍,星罗棋布于山梁上下,我们呷着咖啡,眺望村景,恍若隔世,竟然生出依依不舍之感。

猎神村的展览室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10个大字撞击心扉。这是村民们实践获益后的心灵之声。我恭恭敬敬地读了他们的村赋,感慨良多,引几句作为此文结语:

猎神新居,鳞次栉比。组路纵横,村道通衢。入区亦往市,往来仅须臾。竹海美宿,产业兴旺。全域旅游,富甲一方。康寿福地,倚青峦之环绕;世外桃源,拥青溪之妩媚。留绿水青山,延亘古兴盛旧途;变金山银山,走绿色发展新路。

善哉猎神,美哉梁山,你站在了悠悠岁月漫漫历史的新高度!

责任编辑: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