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 念

张永海

每年农历七月初九是妈妈的生日。

我的妈妈是一位勤劳能干的人。

小时候,家里人口多,上有爷爷、奶奶,下有我们四姊妹,一共八口人。在那个很多人都吃不饱饭的年代,我们一大家子还能吃上饱饭,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当然,这与勤劳的妈妈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记忆中,刚包产到户的时候,家里人口多,分得的田地自然也多。但是我们家的田土很远,且零散,不搭界的一分以上的地块有二十多处。因为爸爸在乡兽医站上班,常年不在家,家里下地干活的担子就落在了妈妈肩上,可她总是笑笑说:“再难也要把庄稼种下去、收回来,养活我们一家。”

“早起三日当一工。”这是妈妈言传身教给我的。我每天起床时,妈妈早已出门务农。那时候,身为家中老大的我自然会为妈妈分担一些事务。每天早上,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妈妈前一天晚上熬夜剁碎了的猪草,放进大锅里煮熟,待一旁鼎罐里的米饭煮熟后,再搭个板凳,趴在灶头上打一碗饭,就着酸菜或咸菜吃了去上学。或许这也是我现在还爱吃泡菜和咸菜的原因吧。

我的妈妈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

她从小就跟我们说:“吃不穷,穿不穷,没有算计辈子穷。”这和我们后来读书时有篇课文写的“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有着差不多的意思。

在那个年代,特别是包产到户之前,很少有不饿饭的家庭。但是,我妈妈秉承的理财思维便是“量入而出,留有结余”。妈妈依靠这个思维让我们从小能吃得饱饭,我也成功的依靠这个思维,有了如今拼搏努力来的事业。

因此,我们几个孩子从小就很有自己的计划,明白长大了要干什么,要怎么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现在想来,妈妈每天起早贪黑的忙完农活,每顿还要煮上一大锅猪草,散上一些玉米糊,一年养出几头肥猪来,多的杀了卖钱,一年家里零花钱有了,我们读书的学费也不愁了。用妈妈的话来说,平时辛苦点,养猪就是日积月累的存钱。家里的大事小事,妈妈总是安排得井井有条。

我时常不忘妈妈的教诲,立志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因此,参加工作后,我先是兼职创办了四川省的百强养鸡协会,后来又离职成立了“燎原”禽业公司,如今成了重庆市的重点农业龙头企业之一。几十年如一日,我一辈子就做了养好蛋鸡这一件事。

由于妈妈积劳成疾,她过早的离开了我们。在妈妈八十岁生日到来之际,谨以此文怀念妈妈,愿妈妈在天有灵,庇佑儿孙健康成长!愿我辈工作中能不忘党,心怀祖国,服务百姓。

漫漫人生,我也会一直记住妈妈教导的话:“老实人有老实人的福分。”是的,我要一辈子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为人,踏实面对生活,专注做自己的事情,让妈妈安心,对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