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学芬

“世上的路有无数,最难忘我心中的路……”每每唱起这首《我心中的路》,就会给我带来无限的遐想,心中涌起无限的力量。

童年的路,它是阳光,是梦幻。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我,从小生活在偏远的乡村,那时所谓的路就如鲁迅先生的《故乡》所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家乡的每条羊肠小路连接着大人们出工的地方与温暖小家,也承载着我与小伙伴一起上学的快乐时光。

记得有一次去镇上赶集,从家到镇上,除了山顶到山下的崎岖小路,还有一段一公里左右的村级公路。所谓的公路,其实仅仅比乡间小路宽一些,路面坑坑洼洼,中间被车辆压陷下去的地方常年溢满了水。载货的拖拉机和农用车经常被陷在路中间走不动,帮着推车的好心人,被原地打转的车轮溅起的泥土和污水搞得满身都是。更甚的是,很多时候,大人和小孩出门总提着有点老旧的鞋子,光着脚丫走到公路上了,找水洗干净后才把鞋穿上,然后去赶集或是去学校,一路艰难走到公路上的欣喜,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心中的路,它是曲折,是梦幻。1996年秋,我跟着南下的“打工大军”去了一趟深圳,看到了山外边的世界。条条大公路平坦宽广,穿梭在高楼林立的大厦和排列有序的厂房之间。对于南来北往的游子们而言,路给他们带来追求和希望,也让我看到了家乡和外边的区别。听别人说起火车“轰隆隆”的声音,我也想做小说里为了看火车走了一天一晚的那个小孩,只为静静地坐在高高的山顶,看一眼疾驰而过的火车是什么样,验证他的声音是否如打雷一般。经历了短暂打工生涯,而来回都是乘坐大巴车的我,却一直未实现。直到十年前,送女儿上大学时,才完成我的心愿。第一次感知了火车的声音和比肩叠踵的场景,激动万分。

如今的路,它是富庶,是繁荣。农村奔小康,基础在交通。“四好农村路”连接着千家万户,房前屋后都停放着各式各样的轿车。沥青装点着各乡镇道路,柏油公路看上去犹如身穿黑衣的美少女,在交通人的守护中更显仙姿佚貌。纵横交错的高铁和周道如砥的高速路遍布全国各地,连接着大大小小的城市,形成一张张路网。轻轨在楼中行走、在雾中游曳,坐在上面让人有一种“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忆当年往事,聊时代变迁,话社会进步,谈时事新闻,无一不与路息息相关。路,是腾飞的翅膀,是妈妈温暖的手臂和爱抚,是泪水打湿的欢乐和梦想,更是生活永恒的鼓舞和召唤。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