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初雪

牟代祥

这几天气温骤降,朋友圈被雪的图片霸屏。2021年的最后一个月,梁平迎来了这个冬日的第一场雪,它悄然来临,带着2022年的祝福与期盼,让人顿时心生暖意。

说起雪,我倒是不陌生,在北方工作的那些年,雪对于我而言早已经司空见惯。然而在南方,似乎雪不可多见,尤其真正来的时候,便让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秋天过后,梁平的冬天来得迅猛,让人猝不及防地添衣保暖,街角巷落到处是人们筹备的冬日盛装表演。从办公室的窗户向外望去,院坝里的树叶零零散散地挂在没有生气的树枝上,颜色也由墨绿渐渐变得苍黄,风透过窗户拂过脸庞也不像秋天那般温柔,总恨不得用棉帽厚厚地裹着。

冬天就这样来了,期盼雪的心情也跟着来了。

在我记忆深处,家乡的雪停留在回忆里已经很久。雪来的时候,夜晚总会有“噼噼啪啪”竹子断裂的声音,早上起来,一阵凉意直达发尖,从窗户往外看去,白茫茫的一片,红砖上、篱笆上、青草尖、田埂上,白白地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似乎一切都按下了暂停键,这仿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雪来得如此静谧而安详。

等到雪停的时候,这便是孩子们的乐园,摸一摸雪,捧一捧在手中,感觉到它的冰冷,然而只需要用劲捏一下,一个雪球就已成型,你一下,我一下,打雪仗成了下雪天里最活跃的耍事。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参与其中,有些人更乐于安静地堆雪人,再插个扫帚当手,再放个胡萝卜当鼻子,远远看去,活灵活现,雪就是这样,任凭你的想象,它就能成为你心里的那个模样。

而我更爱夜晚的雪景,等到夜色慢慢降临,远处的山渐渐隐去身影,仿若一幅流淌的水墨山水画,从山顶往小城里慢慢流淌,流到哪,哪儿就是画中景。而这个时候,母亲总爱准备许多美味菜食,这样的天气一家人围着火炉烫火锅,别提多开心了,任凭风夹着雪花呼啸门外,任凭竹子摇晃吟唱着冬日歌谣,而屋里仍旧暖融融的,笑容十足温馨。

虽然在北方的时候,雪年年可见,雪下得也比家乡的大,但那种心情却没有在家看雪那般。在北方工作的那些年,我也时常一个人在雪中慢慢踱着步,让脚印在平整的雪面上留下一个个形状,然后任由雪下着又慢慢将其覆盖,而我最想念的仍然是家乡的雪。

就在前些天,这座小城突然冷了下来,温度似乎在迎接一场雪的盛宴。是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里,雪来了,一个个精灵穿着雪白的衣裙从天而降,只听得好多人雀跃地叫着,欣喜地看着,对于这一场雪像是期盼已久,又像是给这样的小城祈盼来日丰年的祝愿。

打开手机,看着朋友圈里的一幅幅雪景,仿若我也置身雪中,仿若我也感受到它的冰清玉洁,仿若这一场雪来得让人欣喜与期望。

春天的花、夏天的雨、秋天的云、冬天的雪……每一瓣、每一滴、每一片、每一朵,都有着应有尽有的深刻。瑞雪兆丰年,这一场雪,欢送着这一年的温暖记忆,也预示着新一年的丰收欢愉。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