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复始又新年

曾小燕

每年冬至前后,人们就会开始准备年货。乡村里烧起了刨猪汤,灌起了腊香肠。小城的超市、菜场人声鼎沸,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偶聚的人们喜笑颜开,畅谈一年来的收获和新一年的打算。大家带着欣喜和憧憬,带着对来年的祈盼,用精心置办的年货和收拾一新的心情,准备迎接又一个新春佳节。

由此看来,关于新年,上了年纪或是遵循古训的中国人似乎更在意农历年的春节,年前的准备周密又庄重,除夕和新年的仪式感让亲情愈加浓烈。不过现代的年轻人也很在意跨年的意义,毕竟,元旦是真正的新年伊始。

元旦是世界的节日,是世界上多数国家通称的“新年”。元谓“始”,旦谓“日”,元旦即“初始之日”。在中国,“元旦”一词古已有之,在文学作品中最早见于《晋书》。

古时众多文人雅客为元旦作诗作词,最为有名的当属王安石的《元旦》:“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亦有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首别致的宋词朗朗上口,似有万般风情激起,想必古人过元旦定是热闹非凡。近代中国也有名人曾为元旦作词填赋、弄笔抒怀,如鲁迅、丰子恺、季羡林、胡适等,他们用元旦小感总结一年的成绩与不足,寄予新的一年更多收获,实现更多愿望。他们借用王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来抒发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可见“元旦”对于作者们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

过去的一年,人们有过爱情、亲情、友情和乡情的交织,有过笑,有过泪,有过迷茫,有过振奋。大家勇敢拼搏,努力生活,留下几多感动,几多无畏和几多辉煌。春华秋实,年年岁岁,不曾言败。于我而言,过去的一年,亦有过激情和失落,一路跌跌撞撞,却依然豪情满怀,奔向前方。因为前方是新年,是希望,是未知却为之努力的未来。

记得南唐词人冯延己曾作小词一首:“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在此,我也借用古人的仪式,为我的亲人朋友,为熟悉和不熟悉的你们许下一愿:愿大家在2022年的元旦,在心中埋下一粒感动世界的种子,愿这粒种子长成一棵光彩夺目的生命之树,结出丰硕饱满的果实。愿新的一年大家父慈子孝,身体康健,生活幸福美满。

年年新岁,更迭向前。2021年的脚步冲向终点,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款步走来,走向我们,走进人们丰裕的心坎。此时此刻,我最想表达的感慨却是,今天的我们,生在一个幸福美好的时代,拥有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让我们一起去迎接更加美好的一年。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