饵之诱

魏厚强

小海很喜欢钓鱼。刚满十岁的时候,小海就自己动手做了一根竹鱼竿,导环、线盘、浮漂一样不差。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跟着外公去附近的河边钓鱼。

找钓点、打窝、和饵料……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河边的芦苇随风摇曳,大鱼不时搅起浪花,让人忍不住遐想,来了!鱼来了!

十岁的孩子哪懂什么钓鱼之道,只是喜欢罢了,眼巴巴望见外公几分钟就钓上一条,心里愈发羡慕、急切。一会儿怀疑鱼饵被吃光,把鱼竿提了又放、放了又提;一会儿觉得窝没打好,又不停补窝,半天下来竟还打着“光脚板”。

“外公,您钓鱼有什么诀窍吗?”小海忍不住地问。

“像你这样毛毛躁躁的,哪能钓到鱼?钓鱼关键要有耐心,切忌浮躁。打的窝是‘诱’,要让鱼吃顺口,降低防范心,觉得这些大餐都是应得的;抛的饵是‘钓’,要让鱼欲罢不能,主动上钩,白食吃习惯了,怎么可能管得住嘴呢?鱼、虾、螃蟹、鳖都是这个习性。”外公酝酿了许久,话不紧不慢,却透着自信和洞悉世事的智慧。

小海似懂非懂,继续问道:“那用什么饵最好呢?”

外公呵呵一笑,“哪有什么最好的饵,比它平时吃得更好就可以了。贪吃的鱼往往是最容易上钩,‘贪’是不分大小的,‘诱’才是关键,越大的鱼吃食越谨慎,经不住诱惑的鱼早就被人钓走了。”

小海一脸茫然,越听越糊涂,只得老老实实守着钓竿继续幻想大鱼上钩。

过了好长时间,浮漂终于缓慢地向下移动,一定是上钩了。小海一把提起鱼竿,呵!好大一只螃蟹。真倒霉,不过也算开张了。螃蟹是钓鱼人最讨厌的东西,会夹断线不说,往往有螃蟹的地方就不大可能钓到鱼。“算你走运!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吧。”小海自言自语,将螃蟹扔在岸边,螃蟹举着钳表示抗议,几个疾步又滑回了水中。不过作为惩罚,他还是掰下了贪吃螃蟹的一只大钳。

斜阳西下,晚霞泼得天边到处都是,红的、黄的、紫的……倒影在河里晃得人心浮气躁,看不清浮漂。

“最后一竿收竿吧?”外公似乎也耗尽了耐心,望着意犹未尽的小海。

“好吧!”钓了半天一尾不上,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如此。

忽然,浮漂上下抖动,紧接着就是下沉。

“快提竿!”外公赶紧指点着小海。

“呼”,鱼竿提起。嘿!又是一只大螃蟹,正死死地拽着鱼饵不撒手。

提上岸,正当小海伸手去捉时,突然发现有点眼熟,这只螃蟹居然只有一只钳。仔细一看,呵!大钳断处伤口尤新。

“外公,这是之前那只螃蟹。真贪心,受到教训还要贪吃。”

不等外公答话,小海“啪”地一下把螃蟹丢入了桶中。

钓鱼,看似简单却饱含人生哲理。蚯蚓、红虫、玉米、水草、饵料之于鱼虾,犹如权力、金钱、美色、美食、奉承之于常人,皆可称之为“饵”,“饵”是“诱”的具化,“惑”的却是人心。面对五色之诱、五音之惑、五味之爽,我们能否做到“心不动于微利之诱,目不眩于五色之惑”,这需要莫大的定力和坚持,需存戒惧、知敬畏,一个人能否廉洁自律,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