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梁早晨

牟代祥

清晨,闹钟清脆地发出声响,一整夜的梦在此刻被敲碎。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被窝里的温度让人不甚留恋。昨晚的雨就那样飘飘洒洒地下了一夜,所以睡得更香了,但想着还要上班,便也没了睡意,我只得拖着懒怠的身体,不舍地起床,穿衣,洗漱。

走到客厅,推开窗的一刹那,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幅大自然的瑰丽画卷,远处青翠的群山,迷迷蒙蒙的山雾环绕着小城,偶有一两座稍微高耸的楼房冒出雾端,抬头看见的是白茫茫一片,往下看去确是人影稀疏,只有着赶早市的人忙碌的身影,除了一些零散的声音,一切显得静谧而祥和。

在这样的一个小城里,不需要多少霓虹点缀,不需要车水马龙的参与,只需要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这样不起眼的山雾,就足以撑起冬日早晨的时光。是的,小城里的岁月有它独特的味道,或许只是一两声带着浓浓方言的吆喝声,或许只是一群人摆着龙门阵的家长里短,又或是牵着孩、拿着早餐奔忙于上班的路上,这样的早晨是属于小城里的一隅景色,平淡而富有滋味。

一阵寒风袭来,冻得我哆嗦了一下,把睡衣裹得更紧了。也许是这一阵风,小城竟开始模糊起来,远处的山只剩下一点山尖露出,让人看得见那是座山,而小城在渐渐隐去身姿,躲在山雾里,消失得没有一点踪迹,如同出嫁的新娘,披上了让人抱着惊喜的盖头,等着一抹阳光送去温暖与欢愉,让她满心欢喜,方才可以露出真颜,以还小城本来的颜色,这是一件多么昂贵的嫁衣!连大自然都给了小城独有的爱。

吃过早餐,我便拉着女儿的手行走在小区的路上,昨夜的雨摇晃下了一地的黄叶,被风凌乱地铺在地上,清洁阿姨拿着扫帚挥舞着落叶,将它们慢慢聚拢,然后成堆收拾。树叶变绿、变黄,再飘落于地,似乎一切顺应了四季的变换,这是冬季它自己的特点,诸如飞雪,诸如寒梅,就像“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惊艳,就像“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浩然。

其实,对于冬天,我还一直保留着小时候的记忆,那时候冬天十分冷,是连棉衣都抵不住的寒,冷得人手脚都会生出冻疮,脸被冻得通红,读书的岁月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手冻得拿着笔都直打哆嗦。然而,那时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的过冬游戏,也着实是现在的小孩没法体会的,毕竟那个年代有着它本有的特点——贫寒、物资匮乏、条件有限,却又让人觉得单纯而美好。如今回忆起过冬这件事情,只觉那时的冬天是真的冷,冷得田坎上的泥土变成坚硬的“石头”,冷得水田中浮出厚厚的“坚冰”,冷得瓦檐下渗出长长的“尖刺”,冷成了我们那些年孩童时光里最深刻的回忆。

现在,条件好了,北方过冬有暖气,南方御寒有空调,冬天也不再那么可怕,即使外面大雪纷飞,屋里也可以制造“暖阳”加身。女儿常说:冬天,有雪花才最美丽!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我多想告诉她,这样的雪天,在爸爸儿时是多么常见,那时的冬雪是多么的雪白无暇。

山雾慢慢散去,小城逐渐恢复真容。我拉着女儿的手走在她上学的路上,一切都变得温暖,暖如她的笑脸,映在我的心上,仿佛我在追着我的回忆,她也如我看着她那样,笑容满面。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