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山

汪茂文

穿过百里竹海的银杏村,映入眼帘的是高耸入云的云雾山。云雾山松柏常青,植被茂密,常年云雾缭绕,故得名云雾山。山梁上的古道十字路口,便是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和重庆市梁平区的交界处。在这里,往东是重庆市梁平区新盛镇,往南是梁平区的百里竹海,往北是达州市万家镇,往东北是开江县任市镇。有民谚曰:“古道云雾山,下三天,上九天,伸手摸到天。”今日邀上几位好友,从百里竹海银杏村攀爬神奇的云雾山,去寻找那个“一脚踏三县”的地方。

上山只有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只有用柴刀砍去荆棘才能通过。从下往上望去,人们是进不去的,但走近这些原始森林时,发现是可以穿进去的。漫无边际的森林中,树干亭亭玉立,蝉鸣声声。树干和树枝在山风吹拂下渐渐张开,它们谨慎地欢迎我们,我们可以拍照、休息、乘凉。

山上有松树、柏树、百花树和一些不知名的杂树。年纪最大的住在中间,而那些小家伙,有些还刚刚长出第一片叶子,簇拥着,依偎着直到朽落而变成尘埃。年轻的松柏伸出手臂相互触摸,凭此确信伙伴全部在那里。当烈日下的山风气呼呼地要将它们分开时,它们的手臂就愤怒舞动。它们之间没有争吵,没有内斗,只有和睦的低语。我由此感到这才是我追逐的——日思夜想的家庭。那一刻,我很快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并和这些树木生活在一起,成为它们家庭中的成员。学会淡定,学会站成永恒。我站在它们中间,一起观赏流动云,谛听天籁,学会沉默。

到达十字路口时,我们一行人四处寻找“一脚踏三县”的标识,发现有一方三尺长的石块,但没有文字记载。同路的老农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一脚踏三县”的地方了。我们便坐在石块那里休息,只见丛林中各色各样的小鸟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咕嘟嘟,叽叽啾啾,咕嘟嘟,叽叽啾啾”的鸟鸣声不绝于耳。一首打油诗涌上心来:“巍巍云雾山,伸手摸到天;古道十字口,鸟鸣惊三边。”同路好友连说:“好一个鸟鸣惊三边。”大家哈哈大笑。这鸟鸣的声音是天籁之音,是原生态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凯歌。儿时的我生活在山村,从小爱鸟,与鸟有剪不断的情缘。上山拾柴,坡上放牛,常与鸟为伴。“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百转千声随风移,山花红紫树高低”等诗句涌上心头。在这原始丛林里,如果没有树木的遮掩,可清晰眺望新盛、任市、万家镇场镇的概貌,于是好友说:“我们爬上悬崖去,无限风光在险峰。”当我们爬上悬崖时,眺望远处,平畴沃野,好一片田园风光啊。“咔嚓咔嚓”的拍照声,记录下难得一见的美丽风景。

山崖下有一片草地,几头山羊在张嘴吃草,它们脸不离开地面,也不选择鲜嫩的草,寻到什么吃什么,盲目地向前伸出那永不疲惫的嘴。它们只关心自己那只水桶似滚圆的肚子,它们永不注意天气,更不会关心我这个不速之客。当我们再次前行,遇见一棵硕大的劲松,估计年纪也有上百年了。我伸出手臂拥抱了一下,没有抱住,得两人才能抱得住。我躺在树下,静听鸟鸣,瞑目小憩。想起一位老大爷讲的十字路口古树的故事。很早很早以前,十字路口虎狼成群,没人敢来这里拾柴,所以树木长得茂密,后面过路的人都要成群结队走过。

回到十字路口,沿着古道一路赶回新盛镇。我望着一块块不规则的青石板紧密铺成的古道,像一条条酣睡的银蛇,在山间蜿蜒千年。千年来无数过往的足迹把一块块石头磨得光滑圆润。千年里风霜雪雨的雕琢,把一条条凿痕都浸蚀得荡然无存。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块啊,多像一个个方块文字!青石阶,在茫茫的丛林里,日月澄明,高天流,疏星朗月,落下参差斑驳的倩影。点缀了古道,渲染了星月。一片低鸣打破了山间的沉寂,或远或近从四面八方袭来,带着古道的呼唤。

当我们下到山脚下时,天色已晚,回望山顶,霞光满天,一片波澜壮阔的红色海洋,十分壮观。别了,云雾山;别了,十字路口。借用一句名言来感叹此情此景:“如果有来生,让我就变成一棵大树,在山上站至永恒。”

责任编辑:梁平蓝信